欢迎来到永祥物资回收有限公司!本公司提供昆山物资回收、苏州物资回收、太仓物资回收等服务

永祥物资回收-废品回收,物资回收

昆山永祥物资回收有限公司

物资回收、废物利用、变废为宝
昆山废品回收

公司新闻

最新新闻

关键词

联系我们

昆山永祥物资回收

联系人:杏先生

手   机:15190180760、17715546247

邮   箱:766122514@qq.com

地   址:江苏省昆山市玉山镇北门路1209号

转载北京解放前后是如何进行废旧物资回收利用的

发布日期:2020-07-19

今天物资回收公司小编在刷朋友圈的时候偶然看到了一篇比较有意思的新闻,讲的是有关在首都北京解放前和解放后一些关于物资回收的场景和话题,觉得蛮有意思的,就转载给大家看一看那个时候是如何进行废旧物资回收利用的。

物资回收公司请联系永祥物资回收有限公司!

在北京解放前的废旧物资回收中,挑担的,揹大筐的,拉排子车的,揹网子的,换泥人和其他货物的,勾货屋子这六种主要的收购方式的小商贩,除了“勾货屋子”是座商,经营额较大以外,其他这些商贩,他们一个共同的特点,概括起来,一是劳累,二是贫困。

1,劳累:

这些身在旧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为了全家能混碗饭吃,他们处心积虑,起早贪黑,争分夺秒,每天要劳动十七、八个小时,夜间睡不了几个钟头的觉。大多数人每天半夜起身,把前一天收购的废品拿到“晓市”上摆摊出售,等待黎明散市后,急忙回家,匆匆吃些早饭,挑起担子,揹上筐,拉起排子车,扛上网子又要走街串巷满处收购。中午在小吃摊上胡乱吃些廉价的食品,或从家中带俩窝窝头,吃完后,又一直收到太阳落山,天黑亮灯,才迈着疲乏沉重的步子走回家去。吃完晚饭,一家老小还要坐在麻油灯前,把综合收来的废品,进行加工挑选分类,一直熬到深夜,稍睡一会儿,又要到“晓市”去赶集。这行,天天如此,循环往复地忙碌着,直到未老先衰,冻饿而死,才完了活一去。“宁买破驴不买好扁担”,说明常年挨压受累的一句口头禅。

2,贫困:

这些小商贩,大多数忙碌终日,挣不了几个钱。勉强养家糊口,尤其一些孤、老、病、残、弱者更是如此。遇到阴雨连绵,不能外出收购,只能在家挨饿或借高利贷度日。

从以下几个例子,足以说明他们的贫困:

其一,一九五六年春节前夕,当时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北京办事处刚刚组成了北京废品经营处。负责全行业的对私改造。我作为宣武区收购站的一名负责人,会同区商业局、税务局工作人员一起,为本区一百余户困难商贩送饺子钱(每户五元),以感动的这些人痛哭流涕,有的激动地说:“解放前谁管我们呀,感谢党和政府想的真周到,今年可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啦!”等等。

其二,亲眼看一些收购废品的摊商小贩家中,大多是房破屋小,床上铺着破席,几条破棉被露出了棉花,屋内陈设简陋,甚至不少碗柜都是用破砖堆砌额,上面铺一块木板,挂上一块破布帘了事。大人小孩穿戴的都是从废品中挑出的破衣烂衫,旧帽旧鞋等。

其三,从这些人的购粮证上所看到的是在一个月内连买十几次玉米面,每次几斤。经过询问,才知因为钱少,只能随赚俩钱,随买点粮食,勉强度日。

四,据说在解放前,每到寒冬季节,不论在“晓市”上,家中,或大街小巷经常发现这些孤老病残人的“倒卧”——死尸。一旦遇到这种情况,就大部分摊商发起募捐,号召大家出份子,为死者买口板棺来,所以很讲“义气”。

其五,他们(男人)大部分有酗酒嗜好。主要是借酒浇愁,他们的想法是:干“这一行过一天,算俩半天,今朝有酒今朝醉,一切听天由命而已”。

7,收旧货的

在解放前后,经常看到大街小巷有人头戴呢礼帽,身穿大褂棉袍,挽起白袖头,脚蹬礼服呢便鞋,札青腿带,腋下夹一白色布包,脖后插一个鼓槌,手握小鼓,连打小鼓带吆唤,什么“碎银子旧首饰买!”“珠宝玉器买!”“呢绒大衣买”“硬木家具买”等等,这就是收购旧货的。也有人叫他们“夹包儿的”,和“打硬鼓儿的”。

这些人所收旧货,大部分为中高档的。因而比起上述收废品的来说,相对资金较多,由于他们所收购的对象,多是一些官宦士绅、豪门大户、资本家和破落宅门等,所以联系面广,见识较多,而且能说会道,善于逢迎。

由于这些人收购后,也大都在“晓市”上设摊出售,而且在对私改造高潮中,除信托公司召走一部分外,大多都被回收部门加以归口,吸收。他们收购的品种较多,诸如金银首饰、珠宝翠砧、全石、书画、毛呢、裘皮、大衣、水茶墨晶眼镜、各式钟表、硬、红木质家具等比较贵重的日用品。

他们的收购方式很复杂,有单吃(收的意思)专项的,有专吃杂项的(混合收购)。除了沿街串门收购外,很多人还有自己的“根据地”——茶馆。行话管这叫“全儿”。意思是这些人市场聚会的地方。表面是为了歇脚喝茶实质上是为了做买卖。除相互之间进行交易外,还有一些跑“全儿”的所谓经纪人,专门介绍卖主和买主和自己收买一些出售,以便从中牟利。

由于这些人大都熟悉一些“老主顾”,了解他们的地址、姓名、经常卖些什么东西,并且抓住这些“主顾”顾脸面、不愿抛头露面到外边卖东西的心理,因此就成了他们杀价收购的机会。有的在“全儿”自动临时结合起来,共同前往对付卖主。比如A在某宅门看到一件狐皮大衣,按当时价值150元,他先给价90元,而一般卖主大部分看到一些价格,择优出售。于是再由B去给价80元。紧跟着C又去给价70元。当卖主看到给价越来越少时,最后再由A二次出面,仍给90元。卖主以为这是最高价,一般当场成交。这样廉价买进,净赚60元。售后,每人分到20元。所以,当时社会上层流行着这样的两句话“买死人,卖死人,外带气死人”。(最后一句是指卖主以后了解必然生气的意思)。主要指的是这部分人。

他们为了便于交易,还有自己的简要“行话”。除了“全儿”以外,还把一至十的数字分别起出“十个字”的行话。而且崇文、宣武两个区均不相同。如崇文一带为“么、柳、叟、扫、歪、了、巧、奔、脚、勺”。而宣武一带则为:“土、月、牙、黄、叉、表、昱、庄、必、之”,十个字音来代替。后来,这种行话也流传到当时的废品行业中。另外一种交易方式是:两个人把右手缩到长袖筒内,手拉手,用手指来表达价格或者数字。

以上这些收购废品、旧货的,大部分居住在崇文、宣武区内。据说有两千余人左右。由于时代和制度的不同,解放后,成立了摊商联合会,并以“晓市”为中心,编成组,经常进入学习,所以发生了较大变化。曾多次协助公安部门破获盗窃团伙和大小案件,每年都受到公安局的表扬或奖励。尤其自1958年全部归口回收公司以后,大都被分配到各收购站所属的废品和旧货收购门市部,由于他们免去了饥饿后顾之忧,加上他们的业务熟悉、机智敏捷、和高度的责任心,更是如虎添翼,各展才能。只要在收购中发现可以的物品,十有八九都能被他们识破。从而协助公安部门做了大量工作,维护了社会治安。列举几例加以说明。

1,1962年一名煤炭公司职工,因赌博输了钱,遂起歹意,企图抢劫。深夜在陶然亭公园将两个谈恋爱的青年用铁棍猛击,致使一亡一伤。抢去一块罗马牌手表。宣外大街旧货收购门市即收到公安部门“失单”后,次日即将罪犯抓获,扭送派出所,候判死刑。

2,1965年天桥废品收购门市部发现一枚有“北京铁路加工厂”的工作证出售30斤黄杂铜,过去收旧货的张心友接过工作证仔细审查,发现疑点很多,第一,他的这些工业铜,绝非个人所有。第二,铁路系统这样大,不可能只写一个“加工厂”。第三,也是最关键的,相片上所盖钢印是“北京市机械局”。因而经过询问,证实是北京市金属加工厂的工人,用药水将“金属”两字涂去,改为“铁路”,经扭送派出所后,判其徒刑二年。

3,1972年,永外收购站袁玉群等工人出车去沙子口收购,在一顾客出售家用废铜中发现有三个烟袋锅。一般来讲,都是家庭所有,无须怀疑。但收购员观察到,当时铜烟袋锅国家早已不生产,市场上都是铝制的,为什么一家有三个旧铜制的,自己不用还要出卖?于是索要其工作证进行登记。经收购铝有关负责人用电话向其所在单位——北京水暖四材厂了解时,开信核对,证明是该厂一名业务员(出售者)和另一名仓库保管人员相互勾结,偷盗国家分配该厂的费杂铜共计百余公斤,然后零星出售。而其工作证则是偷盗其党委书记的,换上自己的相片,借以嫁祸于人。


最近浏览:

在线咨询

昆山物资回收、废品回收、废旧金属回收

咨询电话1519018076017715546247